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信与男孩子  

2011-02-13 11:0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收到男孩子的信我12岁,刚上初中。在学校寄宿半个月回一次家。想家想得厉害,天天去传达室两趟,妈妈和女友的信都能让我看出眼泪来,但我从未想过会有男孩给我写信。

  看着信封上歪歪扭扭的字迹和陌生的乡下地址,我好生奇怪。急急忙忙拆开一看,原来是他写来的!信上并没有一点儿刺激人的地方,只因为是男孩写的,我的心便怦怦乱跳。那男孩读小学时跟我同班,尖嘴猴腮,又矮又瘦,成绩还特差。而且他从来"不自量力",强壮的男同学欺负他他决不示弱,哪怕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考初中时全班就他一人名落孙山,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信上他告诉我已经去了离长沙百把公里的一个农场。

  虽说几次留级他也不过十五六岁,我一想他那么瘦小去农场能干什么,不禁起了怜悯之心。何况他在信中一再感谢我对他的帮助,说是辜负了我的期望,我心中自然很受用。其实那是老师交给我的任务,谁让我是班长呢!只好天天去问他会不会做功课,或是在他打架时挺身而出极力劝阻。说来也怪他总是很安静地听我讲解,但成绩从没有大的起色,以至我开始怀疑他的智商和我自己的讲课能力。可平时他动作极灵敏反应又快,听说在家里是长子要做许多家务且能灵活地避开他爸爸高扬的鸡毛帚和竹篾条。有一回早自习,教室里突然开了锅似的,抬头一看又是他和另一个胖男孩打了起来。他哪是人家的对手,几个回合之后,身上早巳挨了几拳。我和几个同学好歹把他俩扯开,忽见他气哼哼操起一块课桌板,我料他不敢扔便往他前面一挡,谁知那块板竟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砸在我右脸颊眼睛与太阳穴之间,顿时血泪交流,幸而学校有医务室,慈祥的冯医生医术很不错。他一检查便说伤口深,必须缝针,但医务室的麻药用完了,要忍忍痛。10岁的我听了嘴一撇又哭,冯医生说你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如果不缝针留个大疤多难看!我顿时停了抽泣,表示坚决配合。冯医生细心地为我处理伤口,足足忙了半个小时,最后包扎好才舒了一口气,说你运气好,那块板偏左一些,眼睛要瞎一只,偏右点怕连小命也难保。现在好了,不会留疤的,——后来的事实证明,冯医生的手术做得确实好,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脸上那个平复的小印子。

  包着块大纱布我着着实实当了几天独眼龙。他吓坏了不断地对我作口头和书面检讨,一再声明旨在教训霸道逞强的胖男孩决不想伤害我。因为没破相没丢命我很大度,告诉他打了谁都不好还是专心学习要紧。这以后他打架少了但学习依旧跟不上,终于考不上初中悄悄地失了踪。想不到第一回接到的异性来函竟出自这么一个男孩的手,芳心不免失望但还很清醒:此事涉及男女关系不可掉以轻心,老老实实交给高中部的辅导员大姐姐请示怎么办?那位大姐姐笑眯眯地说:"你应该回信,他小小年纪独自离家下农村,正需要有人鼓励。"

  于是我和他开始通信,自以为在帮助后进,很真诚、很纯洁、很光明正大,根本不知天高地厚农村艰苦农活难学,我只会居高临下讲大道理。他倒好,从来不计较不反驳也不诉苦,反说些受了启发,农活干得有进步,安心多了之类的话,还一个劲地谢谢我,足足让我得意了两年。这当中他回过几次长沙但我们从未见过面。他总在返农场后才来信说,他想见见我,在我家门外徘徊多次总没有勇气进去。我很不以为然觉得他整个是小家子气,从此写信更多了几分趾高气扬。

  随之而来的文化大革命击碎了我的大学梦。在学校我被划入了黑七类狗崽子的范畴,往日的清高和骄傲至少在表面上荡然无存,只有他照旧个把月来一封信,不谈运动,不谈红海洋,却只说自己高了壮了,和老职工处得很好,完全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还大赞他们农场清静安逸最适宜看书,问我是否愿意去散散心。我在惶惑中完全没理会他的好意,常常过很久才敷衍一封回信。就这么到了1968年深秋,突然他来了封长信,说看来书读不成了,你迟早也要下乡。我们农场山青水秀,离长沙不太远,何况我已是熟练的农工,样样活拿得起放得下,你不妨来这里落户。16岁的我隐隐觉得有一丝温馨,但自尊心特强口里决不肯承认,想想他那副尊容怪不自在,哪里会考虑落户的事。再说内心深处还想着能回校念书呢!随手把信给两位女友看了,三人嘻嘻哈哈商量要写一封措辞激烈的回信。我们的作文在班里是拔尖的,由我执笔,一人一句,很快完成了"杰作"。通篇冠冕堂皇的豪言壮语,说是好儿女志在四方岂能自作主张,锦绣河山天地广阔何处不能大有作为!

  信寄出后大约过了个把月,那一日锣鼓喧天全城沸腾又传来了最新指示,我们的命运在一瞬间无可选择地决定了:全体下乡!口里高喊"很有必要",心里却有些发虚。不知前方等着我们的是什么?而且那一刻我才发觉学校是多么让人依恋!

  他再没有给我来信,我乐得轻松连他的地址也忘在了九霄云外。几个月后我和一帮同学抹着泪唱着歌雄赳赳气昂昂去了海南的军垦农场,渐渐知道世界复杂人间百态真情可贵。也不时想起他,奇怪自己的狂热和他那份清醒,同时不能不承认,与他通了几年信,无形中增长了自信,减轻了出身不好的重压。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年那种近乎捉弄人、伤害人的自得早已不复存在,从心底里涌出的歉意和自责却无人可表。回了几次母校问过一些同学,都不知他的去向他的境况,唯有默默地为他祝福,愿好人一生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