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电话与我  

2010-08-10 16:0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十几年前发表过的一篇短文,我翻出来一看,觉得有点意思,当时的小小梦想,现在早已成现实,可见社会还是在进步。咱们天天看周围,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常常发些牢骚,有些抱怨,但活着,总不能让愤懑和忧郁压垮,哪怕不一定幸福,也必须快乐!)

  上山下乡那会儿,我在海南岛边远的山区农场劳动了一年,从来不曾有过打电话的奢望。哪回能顺顺当当托人去场部寄封家信,就阿弥陀佛了。后来调到文工团,传达室有个通过总机转的电话,拨通一次很不容易。幸亏离乡背井,市内没几个熟人,不打电话也罢。大约是1976年吧,那天是我生日,大清早突然有人在楼下叫:"宋晓琪,电话!"我冲下楼抓起话筒,天!竟是广州男友的声音,说是天没亮便骑单车,跑老远的邮局等候了两小时才接通这个长途。当时我那个激动呀,一整天也没平静。不单为了爱,也为了世界上有那么神奇的东西使声音隔海相传。

  想不到几年后我回了广州,小家庭也装了电话。刚开始虽不至于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但确实用得不多。毕竟家里有电话的人还少,不知拨给谁。别人要打来,又苦于下了班,公共电话少而排队的人多,能不打就省了。后来情况很快有了改观。广州的家庭电话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加之又添了不少公共电话站、磁卡电话亭,电话的优势便越发显示出来。

  岂料好景不长,我们要搬家了。去电信局办电话迁移,手续极简单,填张表就完事。办事员递出一张受理编号,回答也极其简单:"等消息吧!"但这已足够让我心存感激,连声道谢,带着十二分的耐心静候佳音。我当然不会想到等了一年至今还杳无音讯。

  没音讯也难怪。电话大增仍供不应求,迁移虽属优先,但据说我们居住的地区没线路,耐心等是唯一的办法。突然没了电话,回到家有种与世隔绝之感。有一晚朋友来访我们正说着话,她的BB机很坚决地响了几次,无奈只有下八楼四处寻觅,但公共电话站都已关门。第二天上班再复电话,才知道误了件急事。

  没有电话也好,乐得清静。我很阿Q地安慰自己。但有时还是忍不住东想西想白日做梦。"梦"见市内各大报头版头条大书:"市民的福音",内容是电信局明、后两日办理居民安装电话事宜,并于一月内安装完毕。于是报纸抢售一空,银行排长龙,电信局人头涌涌。一个月后,广州半数以上家庭喜通电话。再后来各款电话频频在电视荧屏上竞相亮相。电信局号召市民们踊跃装电话,广告反复回响:"家家电话在手,现代节奏,现代享受"

不知何时美梦成真?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