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兵宣大院  

2009-07-21 17:2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兵宣大院 - 玉儿 - 宋晓琪博客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常常做着同样的梦:总是那样的露天大操场,总是那样的水泥大舞台,幕布高挂,射灯高悬,台下黑压压一片,坐满了来自农场各连队等着看我们兵团宣传队演出的热情观众。

  后台正热闹呢。化妆的,换装的,压腿的,练嗓子的,捧着乐器调音的……我一向化妆快,这会儿却特别不利索,眉毛没描好,粉也忘了抹,嘴唇画得不成形,擦了重新画更糟糕,急得我冒一头汗;要么是妆完成了,演出服找不到,满世界乱翻,阿弥陀佛,就在手边!穿的难度也无端端地大,慌手慌脚弄不妥帖,好象是子敏(或是许娅)想帮我一把,却使不上劲。

  乐队忍无可忍,指挥高个子,是老魏吧,手一挥,舞蹈《春茶献给毛主席》的前奏响了起来,演员们全奔到台侧,剩下我在后台绝望地硬生生地把脚伸进短一小截的舞鞋……幸而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一身冷汗地醒了,黑暗中睁大眼睛,想起自己已经告别海南告别舞台回到广州,万幸万幸,实际当中我可从来没有误过场!

  长长地舒一口气,思绪却箭一般飞过琼中海峡,飞到了承载过我们多少青春梦想和奋力拼搏的兵宣大院——

  那是一个很完整的院落,坐落在海口市援越路(如今改为海府路)上,海南汽车总站隔壁。临街一面是一幢长约四十米、高三层的楼房,在当时的海口可以用气派来形容,1974年底兵团改回农垦时,我们以它做背景照的“全家福”足以为证。面对楼房的右侧是一个终日关闭、有汽车进出才开的通花铁门,再旁边是可以容纳三、四部车的车库。因为没有车,便成了歌唱演员的形体房。

  平时我们进院子,都从三层楼正中间的大门走。右边是传达室,没有固定人员把守。白天由女演员轮流值班,晚上十点就交班给当值的男演员,十二点把门一锁睡觉可也,屋里有床。

  三层楼是我们兵宣大院的主建筑,一楼右边是办公室、财务、卫生所,左边住人。二楼是二队的宿舍,三楼是一队的宿舍,以中间楼梯为界,男左女右。二楼右边第一间房很大,里面摆放着一台钢琴(另一台在练功房),算是稀罕物。我们每天早饭后男女演员(含舞蹈为主的演员)集体练声一小时,“咪嘛咪嘛咪——”,虽说单调,但声音整齐划一,还有些动听,路经此处的海口父老乡亲常常抬头寻声,侧耳凝听。经过岑冰大师的严格培训,大家的声音基本能“竖起来”,像我这样不太竖的便小声唱,顾全大局的观念我们是有的。

  进得院来,很有些宽敞的感觉。院子中央平坦如操场,兵团时期每天一大早的操练就在这里进行,有段时间还成了简易足球场,男生们着实打过几场比赛,我们站在二楼三楼的走廊上可直接“观战”,那感觉类似欧洲某国家歌剧院的包厢。左边还有篮球场,先前只有男生在夕阳余晖中打球,后来我们女生也加入了。我是完全没有基础的,仗着有点高度打了几场,据专业人士周平说长进明显,可惜后来没机会打,仅有的那点“武功”都废了。

  鼎盛期间,左侧挨着汽车总站的那堵墙边,建起了一座集排练、练功、节目审查于一体的舞台,三面墙上盖着顶,下面铺着地板,没有墙的一面是台口,对着院子,兵团首长来审看我们的每台新节目,就坐在院里临时排放的椅子上。看完作指示的时候,我们就带着妆、穿着被汗水湿透的演出服在舞台上席地而坐,很文艺的。建舞台时我们也都参加了义务劳动,见证了她的拔地而起。在我们眼里,她简直是这个原先的农垦第四招待所改为文艺团体后最突出、最带专业标志的形象。没料到她的生命竟如此短暂,也就是两三年后吧,一夜台风肆虐,她倒在了风雨中。扼腕叹息之余,我们都盼着早些重建,却直到最后农垦文工团解散也没能如愿,现在想来恐怕还是资金的问题吧?

  从中间穿过空地,三层楼的对面是一栋精致的二层楼房,全是给有家属的领导和职工住的。我们这些离乡背井的知青们,常常在夜晚对那栋楼两排闪亮的窗口不经意地一瞥,就心头一暖,嗅到了家的气息。大姐般的林旭成家后住在一楼右侧第二间房,我是那里的常客。也是在那间小屋里,看着正坐月子、初为人母的林旭怀抱着小不点的女儿,我突然想结婚了……

  二层楼的后面,有一溜小平房,挨个儿每家一间既是厨房又是饭厅。这一角晚饭时分最诱人,锅碗瓢勺叮当,粗茶淡饭飘香,还有拖长声调唤儿女归家的主妇,以及小湘、小红、小四、阿牛、欢欢等一众少年儿童嬉戏的身影……

  这时候,们近百号未婚男女青年正在与二层楼相连的那栋平房,也就是饭堂进晚餐。照样是一号菜(通常是炒青菜)一角钱,二号菜(通常是青菜炒肉片或蒸鱼)二角钱。正是长身体的季节,偏又遇上物质匮乏的年代,好在常常下农场巡演,有“打牙祭”的机会,海口城里什么都定量供应,但总比没有强。男生们多吃二号菜,女生就难说了,要保持身材,当然也得适当考虑节约问题,所以两种菜不时地交替,但心底里,恐怕还是对二号菜的兴趣更大些,至少我是吧!

  饭堂同时兼做舞蹈队的练功房。每天上午9至11时,是既定的练功时间。饭桌挪到两头,两边墙上的把杆就露了出来,我们沿把杆站立,随着黄勇老师的指令,黄胜华开始一首首地弹奏钢琴曲,我们就千篇一律、不亦乐乎、一哒哒、二哒哒地练手式、压腿、踢腿、弹跳、大跳、点转、平转、走台步……直到满屋子热汗蒸腾。

  最难忍的是拿大顶。在我们通通头朝地脚朝天地倒立在墙上时,黄胜华一脸憨厚却又毫不通融地按照正常偏慢的速度,演奏那首再熟不过的曲子《红星照我去战斗》,这一奏就能奏出好几分钟,可怜我们哥们妹们从镇定自若、塌腰昂头,到手发抖脸发红继而全身不得劲,筛糠似的硬撑着,有人终于体力不支变回“正立”……大多数人坚持到音乐停止的那一刻才“打回原形”,脸上却都是“倒立红”了。离开兵宣大院后几次回海南见到黄胜华,总来不及问问他当年怎么就不能把那首曲子弹快一点,现在却是再也问不成了……

  饭堂和厨房成一直角,挨着厨房的是公共洗衣台和一口井。井口全封闭,靠一个铁做的家伙利用杠杆原理来压水。黄昏和夜晚排练结束后,这里最热闹。男男女女沐浴后提着铁皮桶来洗衣服,我估计不少兵宣儿女的爱情都接受过那清澈井水的洗礼。

  洗衣台旁边自然是一溜排列过去的男女浴室、男女洗手间(这是按如今的文明叫法),那时节条件十分有限,生活设施都以公共的为主,谁要是半夜三更内急,就得跑下楼来穿越操场。幸亏年轻肾不亏,在我记忆中八年里这样的事好象不曾发生。

  我们的兵宣大院周周正正,有模有样;又因了我们这些青春逼人、勤奋好学、能歌善舞的兵宣人,更平添了无穷活力,几抹亮色。在兵宣人的知青生涯里,兵宣大院是我们的工作单位,也是我们简单而快乐的家;它和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个年代里所有的阴霾、磨难和锤炼,分担了我们少不更事的幼稚、惆怅和迷茫,也促成了我们日后坚持不懈的探索和前行。

  离开海南岛31年,那个让我惊慌不已的梦早就不做了,兵宣大院和大院里的人与事,却依旧在心海中清晰如昨。

  

  我们的兵宣大院 - 玉儿 - 宋晓琪博客

    兵宣大院现在的模样(阿栋摄影)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