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清泉长流——忆外婆  

2009-04-12 12:3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梁 栋(博主的儿子)

(今天周末,我和儿子都在家,他告诉我写了一篇关于外婆的文章,让我看看。我是流着泪看完的,经他同意,现在转载于此。儿子是广东南方电视台编导兼主持人。)

 

                                                          

外婆走时85岁,人说七十古来稀,她这个岁数走实为笑丧。虽说如此,但我对外婆仍有太多的不舍,我还没好好孝敬她,她便无声无息地走了……想想小时候,我在她脸上亲了又亲的情景,仿佛就是昨天的事。

那天中午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哭得很伤心,她在电话里说:“妈妈没有妈妈了”,这句话把我一下击碎……

外婆是我最爱的长辈。以前她身体好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广州看我。记得中学的时候,我脸上长满了豆豆,天天对着镜子大呼小叫。外婆一边对我说“男孩子脸上长点豆怕什么!”,一边帮我挤苦瓜汁儿让我擦在面上,她说这土方能凉血治豆豆。于是,那段时间我每天放学回家就立马找外婆的私家秘方,而苦瓜汁总是无一例外地做好放在进门的餐桌上。我一边擦着苦瓜汁一边听着外婆嘘寒问暖,只是自己光顾着美容无暇回应……而现在,外婆的声音只能在心中回响。

火车“轰隆隆”地响着,响声显得空荡荡的。以前我们坐火车去常德,觉得是回家;这次,外婆走了,火车上,我们一家人相对无言。借着从车窗外透过忽明忽暗的灯光,我隐约看到妈妈眼角风干的泪痕。

十年前,第二次中风让外婆从此偏瘫,后来更是逐渐虚弱,只能轮椅代步,但她坚强地挺了过来。05年秋天,我回常德看她。当我走进房门时,外婆显得特别高兴,她走不了,但嘴里还不停地让我吃这吃那。末了,又千叮万嘱小舅妈为我买东西,生怕没把我照顾好。我天天陪在外婆身边和她聊天,外婆很有兴致地跟我说起了童年时住过的大院子,提到了自己的妈妈,讲到了自己深爱的男人——我的外公……下午,阳光特别舒服,我邀外婆到院子里坐坐,她同意了。小舅觉得很意外,平时外婆根本不愿意动,因为一动她就觉得浑身疼。我知道外婆这样完全是为了让我心里舒服些,不要太担心她。我要回广州了,那天外婆情绪特别低,在离开的那一刻,外婆竟然趴在桌子上放声痛哭,我紧紧地抱了抱她,含着眼泪离开了家门。现在回想起来,那次回家,也是我最后一次和外婆长时间地聊天。

不知什么时候,车窗外泛起了鱼肚白,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下了火车,我们直奔灵堂。

在外婆去世前的一年时间里,她几乎不能说很完整的话,有时也不太认人了。我最后见到外婆是07年的春节,在病床前,外婆瘦得只剩高高的颧骨。大多数时间里,她总是在睡觉。

妈妈试着叫醒她,

“妈妈,你看谁来了?”

外婆看到了我,半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圆,艰难地张了张口,没声音,但我清楚地看到她是在叫“栋栋”,在叫我的名字,那一刻,我眼圈红了。见到我,外婆很开心,但没过一会儿,她又睡着了。这时,妈妈在外婆耳边轻轻地哼起了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我再也忍不住了,背过身去,泪如雨下。

我们到常德的第二天,外婆就要出殡。当天早上,追悼会的主持临时有事,家里人要我顶上。那时我心情特别复杂,为外婆完成最后一件事,我这个当外孙的义不容辞;但另一方面,做主持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才能让追悼会顺利进行,可我何尝又不想在外婆面前,最后痛痛快快地哭一回呢!

这也许是我人生中做得最艰难的一次主持,家人们哭成了泪人,我,强忍悲痛,把每一句话念完,字字有力,句句揪心。

当所有人走上灵车后,我重重地跪在了外婆跟前,心中默念着两句话:“今生铭记长辈爱,来世再续婆孙情!”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