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必须快乐  

2008-10-21 22:5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上去梦南很瘦弱,但绝对精神,尤其是那双眼睛,不很清澈却大而明亮。当时她单薄地站在我们约好的地点,脸上挂着笑意,这使我断定她就是梦南,虽然在这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梦南是我相识不久的博友,她的博客小屋温馨写意,颇费心思,而我只是偶尔闯进博客的新人,因为好奇点了“愿意拥有博客”那行字,就得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空白博客,我不会把自己的文章放进日志,不会上传照片,不会给人留言,甚至不知道给博客换衣裳是怎么回事。摸索着算是给日志填进了一些随笔散文,陆续有博友来“踩”来看来发表意见,同城的梦南是最热心的。她一边赞叹、推介我的博文一边教我如何装扮素面朝天的博客,每每见我有点长进就大加鼓励。我也去她的“小屋”看她的日志,在我的感觉中,身为公务员的她应该是个快乐的女人。当时她正写着她在部队大院里度过的童年,题目是《大院里的孩子们》,连载了好几篇。因为是同时代人,她的文笔又流畅,我觉得挺有趣,也跟帖说些读后感。一来二去很投缘,几天不上博说点什么倒有些不习惯了。

一天晚上,我又走进了梦南的“小屋”,随手“翻阅”她以前的一篇博客,突然我愣住了:她是个病人,绝症病人,医生说已经到了晚期!

但这里所有的空间都笼罩着快乐与温情,梦南和我们说广州这座城市的美好、丑陋和变化,说她慈善、年迈的父母亲。说即将到来的奥运,说准备成行的旅游……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是疾病的百般折磨,是死神的狰狞恐怖,是对生命的热爱和不舍,是对离去的惧怕和无奈。

梦南,你怎么能承受如此的重负,而把快乐带给别人呢?

不要说网络上只有虚拟,我分明感到了一份真实、一股力量、一种友情。

我和另一位同城博友冰冰萌生了约见梦南的想法,我们先是像老友似的通了电话,然后定下见面的日期,于是我准确地接到了她,我们三人快乐地共进晚餐。

那天晚上梦南笑得最多最开心,她说既然医生表示再没有什么好法子她就干脆不住院,在家休息了半年,吃点中药,过几天和弟弟一起去北海游玩。最痛苦的日子已经熬过去,她现在不一定能战胜病魔,但可以选择快乐,也必须快乐。梦南的快乐自然感染了我们,我们因此找不出任何不快乐的理由。

我和冰冰没有把梦南当病人看,只嘱她玩得尽兴,还约好等她回来再结伴周末去顺德。

梦南似乎是尽兴了,她带回了一批见证“尽兴”的照片,每一张都是她与海一起欢笑,或是海在她的镜头中美丽着。

然而顺德去不成了。上天给梦南的时间已经很短很短,她还没有完全消除旅途的疲惫,病魔便又一次逞凶。最后大半个月她只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什么都吃不下。我去看她,憨厚的丈夫面色凝重地守护在身边,她竟然还是笑,笑出了微弱的声音。我知道她坚定地选择了“必须快乐”,而且快乐到最后。

梦南走后,她的侄女告诉我,在她已经不能说话的时候,每逢侄女转告我和冰冰的问候,以及博客上博友的祝福,她都心里明白,总是努力睁大眼睛,露出会心的微笑……

两个多月眨眼工夫就过去了。昨天我又去拜访梦南的博客小屋,让我心头一热的是,小屋里满是博友们送的各式各样的鲜花,一群几乎天天来看望的博友,和梦南进行天上人间的对望和对话,他们快乐着,并且希望天国的梦南继续快乐着。

我想:生活着的我们必须快乐。

我告诉梦南:我们真的很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