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恋爱的季节  

2008-08-01 14:4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恋爱的季节,我们不懂恋爱。

那是1969年的早春,年青的我们刚上山下乡到海南岛的军垦农场不久,单调清贫的生活、激情流淌之余的迷茫,还有远离故乡和亲人后的寂寞、胆怯,都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对爱情有了前所未有的向往——

不懂恋爱的我们一个个谈起了恋爱。和我同一间草房的两位女友常常在收工后悄悄地约男友隐进山林,把我一个人撂在“家”里。后来回想起来,才知道爱这个东西真是不可理喻、也不可阻挡。不管是中国大观园的宝玉、黛玉,还是德国的少年维特,不管是枪林弹雨中和白色恐怖下的革命志士,还是在穷乡僻壤与工农相结合的知识青年,到了恋爱的季节,便总要播种发芽,能否开花结果则另当别论。

那时我还太小——直到一年后我离开农场调到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宣传队,仍然是大家的小妹妹,只是心里已开始滋长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

刚到宣传队的那几年,领导明令禁止谈恋爱。像我这般年龄的还好说,很多比我大四、五岁的就得受点儿委屈了。特别是有些知青原先在农场已经有了对象,割舍不下又不敢违令,惟有以表哥表妹相称。

我们宣传队的大本营在海口,那个城市当时虽说是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的首府,其实不过三五条街,小得可怜。但全岛的人要去大陆都得经过这里,宣传队的大院便成了知青集散点,总有农友们来来往往。

但表哥表妹们来就不同了,少不了要留下来住几天,由宣传队的表哥表妹们陪着上上街,加加菜、逛逛公园。开始大家也不在意,渐渐就看出了蹊跷:那神情那眉眼那动静,嘿嘿,分明都写上了一个“爱”字!

当然,我们全看在眼里,却并不点破。谁的表妹来了,表哥那间房的室友便自动回避,想出种种理由把空间留给他俩;若是来了表哥,表妹那间房的全体成员一准加菜庆祝,吃完了立马赶表兄表妹上街,嘴里直说:“快去快去,买点东西托表哥带给你爸你妈呀。”

我们那间房三个人,文的“表哥”远在千里之外,来一趟不容易,所以文最要紧的是天天去传达室看有没有情信。我的恋爱史还一片空白,也就无表哥可言。只有旭的情况特殊,她比我大四岁,原先有个很爱她的“表哥”,偏偏出身不好,又写了些不合时宜的作品,结果在宣传队待不下去了,被发配到边远的农场劳动。那时节跟这样的人谈恋爱无异于自毁前途,而旭的妈妈和姐姐又长期在医院住着,经济上全靠单位支持。旭万般无奈地放弃了表哥,心里却在滴血。有一次表哥偷偷回海口看她,安排在一位好朋友家见面。旭回到宿舍时两眼肿得像红桃子,她告诉我,表哥刚说完让她重新找一个,免得受累,又禁不住摸着她的一头秀发喃喃道:你本来是我的,你应该是我的呀……

旭说到这里已是欲哭无泪,我却忍不住热泪哗哗地往下流。虽说我那时并无恋爱的体验,但一颗少女的心在同情中颤栗。何况我最大的包袱就是家庭出身的问题,隔三差五填表时我总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我咬着牙对旭说:今后我找朋友,别的先不挑,首先要出身好。我不想孩子受牵连,像我这样一要填表拿笔的手就发抖。这事儿想得好好的,真到了感情上来时,到底还是要向爱让路。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们周而复始地练功、排练、下农场巡演,不觉已有三年。人长大了,宣传队的禁令似乎不再起作用,表哥表妹们渐渐公开了情侣身份,旭的终身大事也在众人的关注下峰回路转。

那天中午旭说周末她要去赴约,别人介绍了一位中学教师,是几年前大学毕业从广州分配来的。旭去的时候好似没抱什么希望,回来时神色却有些异样。她把我拉进行李房(单身女演员放行李的地方),照例及时“汇报”,第一句话就是:“那人样子很一般,看上去好象不大顺眼。”

“那就算了,又不是急着嫁。”我笑着答。

“哎呀,你别逗了。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很可能我会跟他好,”

“真的?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说不清,只是感觉。”

一年后,旭的感觉变成了现实,她是宣传队第一个出嫁的新娘。

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恋爱季节,我们不懂恋爱。但我们真诚、勇敢地去爱了,爱得简单、爱得纯净、爱得义无返顾,怕后来的岁月改变和否定了那种爱,我们也不后悔。何况我们当中有些人的爱已如陈年老酒,随时间流逝而愈加香醇,比如旭。 我于是相信: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只要有人,便有恋爱的季节,便有爱蓬勃的生长。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