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我十六岁  

2008-04-02 14:0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岁那年我去了海南岛的农场。几十个同学当中,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除了怀揣一本红宝书之外,就是牢记母训:女孩子家家,不要单独和男孩子出去,特别是晚上。我一点儿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莫非那些男生(在学校我们都这么称呼男同学)一到了“单独”的时候,就面目狰狞能吃得下人?

虽是不明白,决没有亲口去吃梨子的兴趣和勇气。晚上收了工,洗了澡,向毛泽东的画像“晚汇报”完毕,就躲进草堋宿舍里,用木棍顶着竹门,一灯如豆,和同房的两位女友聊天,写日记,然后早早上床,缩进被子里(我们那儿是山区,夜晚凉)想妈妈,淌眼泪。

要是一直这么过下去倒也罢了。但很快我就发现,同房的漾漾开始晚上失踪,别人说她跟同来的男生阿斌好上了。她是高中部的大姐姐,个子小巧玲珑,歌儿唱得不错。听说在学校就有男孩子追她,甚至亲过她。但我怕丑,不敢问这些。我只是想:被一个男孩子亲,是好可怕好可怕的事。幸好还有小李作伴,我俩睡觉时,把门虚掩上,漾漾几点钟回来,我们不知道,早进梦乡了。何况当时谁也没有手表,一切行动通过连队值班干部敲那块挂在榕树下的废铁来指挥。

有一天漾漾破例没有出去,拿出一叠信纸在油灯下写啊写。我和小李坐在各自的床上愣愣地看着她。她不知怎么觉察到了,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阿斌要我写封信,把我俩的事告诉家里。”什么叫“我俩的事”?我糊涂了。就这么单独出去几个晚上,便把自己和一个男生称作“我俩”?哎呀,我可不干,好在我记住了母训。

大约又过了两三个月,一个男生来找我,谈约会的事。当然不是和我,是请我把这个意思转达给小李。小李是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女生,老实能干,这样的人惹男生喜欢,我知道。但她怎么会答应呢,她只比我大两岁。万万没想到,我一告诉她,她就绯红着脸默许了。

当天晚上,草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占据了我的心。同时我又隐隐地有点不满:不是来接受再教育吗?怎么都去谈恋爱啦。早知道这样,我才不和他们一起来呢。我在床上翻来复去,第一次失眠了。

那几天我一反疯疯癫癫、又唱又跳的常态,焉头搭脑,闷闷不乐。漾漾和小李变着法儿逗我,可“晚汇报”完毕,抱歉地对我笑笑,还是走了,不过早些回来伴着我。

感激之余,我突发奇想:现在要是有个男生来邀我出去,怎么办?对策没想出来,我就泄气了,谁会来找我呢?在男生们眼里,我是个大孩子,他们都把我当小妹妹看呢。

大约男生们看出了我的心思,派了两位大个子找我谈心,说是:“你太小你不懂。以后你也会找朋友,谈恋爱,当妈妈。你是个可爱的小女孩,我们学校那位年青的工宣队员和另一个男生都很喜欢你,不过你没注意就是了……”我撇撇嘴表示不以为然,但我真有几分高兴,甚至暗暗抱怨:他们为什么不找我,或者请另一个人转达(好象我帮人做过的那样)呢?此事始终没有查证,但我又开始唱唱跳跳说说笑笑了。直到我一年后离开农场,都还是众人的小妹妹,从没有和哪个男孩子单独在一起,更不用提月夜约会之类的浪漫经历了。但内心深处,却开始滋生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