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忍看相思满树花  

2008-03-27 11:2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儿)

那是14年前的事了。

金秋时节,我到湛江地区采访,几乎天天都有五、六个小时坐在汽车上奔驰,百无聊赖时便注视着车窗外一闪即过的田园风光。绿树蓝天与金色稻浪成了风景线的主色调,协调养眼,都市的喧嚣繁杂一时在我心中渐渐淡去……

路边出现得最多的是那种不知名的开满黄色小花的树,因为花多而密集,使得那原本不显眼的小黄花有了一种气势一种氛围,温婉之中透出淡淡的哀愁。看多了便不知不觉浸润到心里,扬起莫名的思绪。

我问车上的当地人,这树叫什么?回答是意想不到的三个字:相思树。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立即感到了震颤。再看那绿叶掩不住的云一般柔美虚幻的小黄花,就像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相思情,星星点点连成一片,既飘渺,又揪心。

也就是这一天,我听说了一个年年岁岁相思不息的凄清故事——

那是一个相思树环绕的小村庄。未进村口,就看见一片相思树枝叶相交,小黄花开得一天一地。我不觉呆了,心想:这么僻静偏远的地方,怎么会有如此浪漫的情调呢!到底是为了寄托相思,人们才种这片相思林,还是因为有了这片绿树托起的黄色的云,人们才有了那么凄美沉重的相思?

20世纪40年代末,村里一个文化人(说是文化人,也就是读了初中)被抓了壮丁,仗没打过部队却节节败退。文化人厌恶战争一心想回家过小日子,又惦着家中过门不久有孕在身的新娘,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逃跑回家,新娘自是战战兢兢地欢喜,旁边那外位体弱多病、无法生育的大老婆却一个劲儿地劝他赶紧远走他乡躲避,等仗打完了再回来,并许诺会照料坐月子的母子。三人正在唏嘘相对、犹豫不决之际,追兵摸黑赶到,二话不说绑了文化人就走。文化人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不远处的海边,溃散的部队正在急着登船逃跑,茫茫大海天晓得何处是安身之处——后来人们才知道,他们是去了那个遥远的海岛。挣扎着的文化人泪眼朦胧,哽咽着交代新娘:苦了你,你一定要照顾好大姐(指大老婆),养大我们的孩子,等着我回来。

男人走了。农村的家庭没了男人就没了主心骨没了顶梁柱。哭成泪人的新娘和同样哭成泪人的大姐一夜之间哭干了眼泪。故乡穷,家底薄,两个女人从此拧成一股绳,苦撑苦熬着过日子。新娘分娩时,大姐守在旁边看接生婆接下了那个至今没见过爹的儿子,又以病弱之身关爱呵护着茫然无助的母子俩。再往后的岁月,便是两位母亲一起抚养那个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儿子。不幸的孩子从没享受过父爱,却幸运地同时拥有了两份无私的母爱。

孩子渐渐长大了,丈夫却一直杳无音讯。每年相思花开的季节,村口的相思林里,总会经常出现两位妇人带着一个小人儿流连徘徊的身影。

后来,大姐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行走有些困难,做妹妹的就在屋旁种了一棵相思树。孩子上学了,姐妹俩了一个在家煮饭,一个下田劳作。因为有共同的思念和牵挂,日子虽说很清苦,却从不绝望。

早就有人劝当年的新娘改嫁,也好有个靠山不必撑得那么艰难,但她来来回回只有一句话:“我要等他回来,把大姐和儿子交给他。”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那就是她是他的人,她等着把自己重新交给他……

转眼过了30多年。没有人知道,那两个女人是怎样度过一个个漫长清冷的冬夜,也没有人知道,她们怎样面对一个个相思花开的季节。只听说文化人没有留下照片,也没有留下财产,想自家男人了,两个女人就在煤油灯下翻出木箱底丈夫穿过的一套新郎服,细细地抚摩,轻轻地叹息……

有一天,已是双鬓飞霜、且长期消息闭塞的两位老妇人得到信息,说是那个海岛上有不少人开始和家里通信了,有些甚至辗转归乡探亲。她俩赶紧叫儿子接连寄信,四处托人。有天早上,大姐颤颤巍巍地把妹妹送到家门口,嘱咐她到了县里千万找到管事的部门,帮着打听她们的男人。那一天,大姐就这么拄着棍子,站在相思树下,把自己也长成了一棵相思树。可是男人还是没有消息……

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穿过相思林,走过曲曲弯弯的村巷,来到了两位老妇人居住的那栋再普通不过的农家小屋。

日子显然比过去好多了。看得出来,房子是新建的,只是比邻居的新居要差一些。最惹眼的是小院门口的那棵高过屋顶的相思树,枝繁叶茂,花也开得密密实实,不知是否得益于相思情如泉的浇灌。走进院子里一抬头,就能看见满树的小黄花摇摇曳曳,万千风情。

老姐妹俩都在院子里,妹妹赤着脚,搀扶着穿布鞋的大姐。岁月无情,在她们的脸上写满了沧桑,唯有相思不老;岁月又有情,让两位等待同一个男人的女性成了相扶相助的姐妹,印证亲情长存。

大姐年轻的时候,或许抱怨过自己命苦,因为不能生育,丈夫堂而皇之娶回了第二个妻子;而那个当年的新娘,又何尝没有委屈和不满,嫁了个有老婆的丈夫,生下了没见过父亲的儿子,整日相伴的竟是要长期照料的情敌……

但她们终于携起手来了,因为无知和善良,也因为共同的痛苦共同的相思。“他肯定还活着,他活着就会回来,他说过的。”——这成了两个女人共同的信念。

老实说,我不知道这是否能算爱情故事,但我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两个如花少妇相依为命,为同一个男人苦苦相思相守到白头,这是怎样一出哀怨凄凉的悲剧啊!而那个远在海岛上飘泊谋生的男人,即使早已经有了新家(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事实),夜深人静月圆时,遥望海那边的故乡,遥想苦等他的妻儿,又怎么能够不相思满怀,泪湿枕巾呢……

假如有一天,那个男人真的归来了,重逢的狂喜趋于平静后又会有怎样的苦涩和烦恼?那棵相思树下的相思如何才能划上圆满的句号?在繁华都市哀叹真爱难觅的同时,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滋长的沉甸甸的相思,成了我心中难以舒缓的痛。

走的时候 我几次回头,那棵黄花似锦的相思树,在我的眼里幻化成了一只高扬黄纱巾的玉手。

从那以后,我再没去过那个掩映在相思林中的小村庄,无从知道那两位老姐妹是否等到了相思梦圆的一天;也是从那以后,每逢相思花开的季节,我就会想起那高扬黄纱巾的玉手,不忍再看那满树盛开的相思花……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