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玫瑰园的琴声  

2008-02-04 15:2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去朋友的小山庄竟然要经过一段又窄又烂的黄泥路,也不知道小山庄里竟然有那么一片疯长疯开的玫瑰花,更不知道小山庄里竟然有一位酷爱音乐,酷爱扬琴,终日与玫瑰花和扬琴相伴的林伯。

    那是一个周末的黄昏,听说朋友新近租了乡下的一片园子,就急着想去看看。车走着走着拐进了乡间小道,起先还是沥青路,后来就坑坑洼洼全是黄泥了。车速很慢,却还是尘土飞扬,两旁野花乱草扑打车窗,煞是好看,一下子好象与世隔绝,不知今夕是何年,感觉着离桃花源近了。

    但桃花没见着,玫瑰园倒是猛地从拐角处冒了出来,沿着山坡一层层地招摇,不大像是人栽种的,就那么无拘无束地窜得老高,花也开得张张扬扬,朵儿大,色泽鲜,红黄相间,既清爽又热烈。风儿吹过,芬芳扑鼻,人就好象要醉了。

    进得园内,才知道小山庄就在玫瑰花丛中。

    我们在园内穿行,正小心翼翼地躲避着玫瑰花刺,耳畔传来了一阵悠扬的扬琴声,是舞剧《白毛女》中的插曲,很遥远也很亲近。循声望过去,只见演奏者乃一面色黑红、相貌慈祥的老者。

    我问朋友弹琴者谁?朋友说,是退休的林伯,从前家在广州,他自己在这附近一个单位的仓库当保管员,跟周围的村民关系挺好,退休后不想走,就在这儿租房租地安下了家,把老伴也叫来了。儿子女儿工作后轮番动员他进城,他不走没商量。真要有事回广州,大多是当天来回不过夜,他说在玫瑰园里才睡得着。这对城里人来说是奢侈的享受,可望不可即。

    难得的是林伯不仅与花有缘,还与音乐有缘。多少年来,只要有空,林伯就在小屋子前架好扬琴,丁冬弹奏。过去没有玫瑰,琴声有些寂寞,现在鲜花怒放,琴声飞扬,不知是琴声使玫瑰更灿烂,还是鲜花令琴声更动听。我不由得想起儿时看过的一部电影《秋翁遇仙记》,那老伯种了一园子的牡丹,引来了牡丹仙子,故事不记得了,但月色下美丽的仙女飘然而来,如梦如幻,至今想来还是美得不行……不知玫瑰园里有无玫瑰仙子,看林伯悠然自得的模样,当是有鲜花有琴声足矣。

    趁林伯休息的时候,我和林伯搭上了腔。兴许林伯想说的都融进琴声里了,我问什么他都只是简单地回答,没有多话,只说这儿的空气好人好花好,习惯了就不愿意离开。听说他每天起码有两三个小时打扬琴自娱自乐,对着满园玫瑰,心情自然很靓,身体也格外地好。看林伯不似想象中的罗曼蒂克之人,但他确实天天生活在浪漫之中。

    自从听过玫瑰园里的琴声,我就再也忘不了,就知道浪漫是可以自己创造的,而且浪漫也是一种财富。

 

 

 

  玫瑰园的琴声

                       宋晓琪

    我不知道去朋友的小山庄竟然要经过一段又窄又烂的黄泥路,也不知道小山庄里竟然有那么一片疯长疯开的玫瑰花,更不知道小山庄里竟然有一位酷爱音乐,酷爱扬琴,终日与玫瑰花和扬琴相伴的林伯。

    那是一个周末的黄昏,听说朋友新近租了乡下的一片园子,就急着想去看看。车走着走着拐进了乡间小道,起先还是沥青路,后来就坑坑洼洼全是黄泥了。车速很慢,却还是尘土飞扬,两旁野花乱草扑打车窗,煞是好看,一下子好象与世隔绝,不知今夕是何年,感觉着离桃花源近了。

    但桃花没见着,玫瑰园倒是猛地从拐角处冒了出来,沿着山坡一层层地招摇,不大像是人栽种的,就那么无拘无束地窜得老高,花也开得张张扬扬,朵儿大,色泽鲜,红黄相间,既清爽又热烈。风儿吹过,芬芳扑鼻,人就好象要醉了。

    进得园内,才知道小山庄就在玫瑰花丛中。

    我们在园内穿行,正小心翼翼地躲避着玫瑰花刺,耳畔传来了一阵悠扬的扬琴声,是舞剧《白毛女》中的插曲,很遥远也很亲近。循声望过去,只见演奏者乃一面色黑红、相貌慈祥的老者。

    我问朋友弹琴者谁?朋友说,是退休的林伯,从前家在广州,他自己在这附近一个单位的仓库当保管员,跟周围的村民关系挺好,退休后不想走,就在这儿租房租地安下了家,把老伴也叫来了。儿子女儿工作后轮番动员他进城,他不走没商量。真要有事回广州,大多是当天来回不过夜,他说在玫瑰园里才睡得着。这对城里人来说是奢侈的享受,可望不可即。

    难得的是林伯不仅与花有缘,还与音乐有缘。多少年来,只要有空,林伯就在小屋子前架好扬琴,丁冬弹奏。过去没有玫瑰,琴声有些寂寞,现在鲜花怒放,琴声飞扬,不知是琴声使玫瑰更灿烂,还是鲜花令琴声更动听。我不由得想起儿时看过的一部电影《秋翁遇仙记》,那老伯种了一园子的牡丹,引来了牡丹仙子,故事不记得了,但月色下美丽的仙女飘然而来,如梦如幻,至今想来还是美得不行……不知玫瑰园里有无玫瑰仙子,看林伯悠然自得的模样,当是有鲜花有琴声足矣。

    趁林伯休息的时候,我和林伯搭上了腔。兴许林伯想说的都融进琴声里了,我问什么他都只是简单地回答,没有多话,只说这儿的空气好人好花好,习惯了就不愿意离开。听说他每天起码有两三个小时打扬琴自娱自乐,对着满园玫瑰,心情自然很靓,身体也格外地好。看林伯不似想象中的罗曼蒂克之人,但他确实天天生活在浪漫之中。

    自从听过玫瑰园里的琴声,我就再也忘不了,就知道浪漫是可以自己创造的,而且浪漫也是一种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