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晓琪博客

以心交心 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感性的女人,一个丰富的女人,一个真诚的女人,一个上进的女人。 热爱笔耕。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资深电视人,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发表诗歌、散文、人物专访、报告文学等200多万字,编导、撰稿电视专题片近300集,为多个大型晚会策划、撰稿…… 喜欢写喜欢玩喜欢胡思乱想。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儿子是铁哥儿  

2008-01-13 15:3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伟人曾盛赞一位老人“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传开后,为几代人所熟悉所遵从。我自然也是想照办的,觉着多学点东西总是好事,“艺多不压身”嘛,老了也得有寄托,有想头,何况如今科学家这么一预算,人的寿命竟可以往三百岁那儿靠,真正是来日方长、前途光明哪。

    能活到老学到老的人肯定是聪明的,聪明人情感往往丰富,爱的神经当然也发达。我由此想到:这样的人必定能活到老爱到老,他们的人生中,没有爱不动的时候。生命不息,热爱不止。

    这个爱不仅仅是男女之爱,大至对祖国、故乡的赤子情怀,小至对家庭、亲人的入微体贴,远至大洋两岸人民的对视和关注,近至隔壁邻居的谦让和帮助,点点滴滴,爱在心间。   

    诸爱之中,唯有爱情似乎是有点儿年龄限制的,你说这腰也弯了背也驼了头也秃了牙也掉了,还有什么爱不爱的,有个老来伴就笑死了。

  多年来.爱情几乎成了年轻人的专利,那些生生死死心心念念万古流传的爱情故事,总是编排到年轻人的身上,清新而且美丽。老了还说爱谈情,自己先已经觉得矮了半截,名不正言不顺,躲躲闪闪羞羞答答,偶尔露个蛛丝马迹,就难免惹人笑话,落个老不正经的名声.所以我想呀,老了爱不动是假,不敢爱是真,万一不小心爱上了,又不敢说,只好压抑着,一来二去,爱就给压没了.索性不爱,倒还得个众人赞誉,至少保了晚节.

  其实人老了是特别需要爱情的。儿女也好亲戚也好,同事也好邻居也好,都顶不了身边那一位,不但全天侯相伴,还细腻贴心.别以为爱就要轰轰烈烈气壮山河,即使是十八二十一身力气,又有几人能整出要死要活回肠荡气的爱情大剧,真要那样才算爱,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多少个人有资格爱了。--谁有那个机会,又有谁受得了那份罪呀!老了老了,世界小了。出门少,与其余人等打交道也少.周围转来转去也就是家里那几个人,儿女再把婚一结,自己筑个小窝,不到周末假日难得一见,平时家中自然缩减到老俩口外加小保姆的结构.你说若是没点儿爱,那日子有什么滋味?

  老人爱起来也不得了,那份专注那种甜美,还有那孩童一般的相依,比热恋的年轻人更甚.形式当然是不同了,总不能去酒吧狂饮去的士高狂舞去白云山蹦极,却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褒一锅靓汤相对同饮去公园草地清晨起舞在小区幽径携手漫步,还有吟诗练字绘画弹琴,逛街购物游山玩水,很抒情浪漫,也很平和从容.因了阅历的丰富.知识的广博.学养的深厚,双方可能有更多的体贴包容和理解,也就有更多的和谐慰藉和康乐.

  女友的老爸老妈就这么过了一辈子,风华正茂时,人生道路崎岖,爱情却高扬风帆,偶尔也沤气吵闹,但一会儿就没事了.前几年老妈得了老年痴呆,渐渐地谁也不认,只记得老爸,老爸整日守着,离开一会儿就闹.病情重了,送去医院住着,儿女们轮番看望照料,十分周全,叫老爸在家坐镇指挥,以免难过伤身.但老爸坚持天天去,说不看她心里不踏实.再劝,就有老泪在眼眶里闪亮,儿女们立即住了口.女友叹道:这就是爱,说得清楚,看得明白.我到老能有这个福气,痴呆也值.

  我不大喜欢"老夫老妻老来伴"的说法,似乎许多人这么说只是出于无奈,自我安慰一把。若是情不投意不合勉强维持只为了老来有个伴,那如今要解决老来有伴的问题已经有了多种途径,请保姆入敬老院跟儿女同住都行,大可不必在一棵歪脖树上吊着.  活到老爱到老是风景是境界是金不换的无价宝.但活到老未必能爱到老,要享这个福,得从年轻时就学会寻找爱珍惜爱.到老了再学,属"亡羊补牢",不是不行,只可惜毕竟晚了那么一点儿.                        

    

 

 

 

 

我和儿子是铁哥儿

                 不瞒您说,我和儿子梁栋是铁哥儿。当然不是那种遇事不分青红皂白、一律两肋插刀的哥们,也不是那种整天无所事事、只讲吃喝玩乐的朋友。我们这种铁的关系是从儿子出生的那天开始的,不单因为血缘,更因为心的相通,情的交融。

    小家伙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想得天花乱坠:生个儿子是盖世英雄,生个女儿便倾国倾城。待到儿子落了地,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一厢情愿,儿子并不因此就特别显示出未来天才的优势。该哭就哭,想闹就闹,跟所有的孩子毫无二致。

   于是脚踏实地,调整心态,想着养个身心健康的儿子就好。

   儿子在我眼里是个与我平等的小人儿,我跟牙牙学语的他一本正经地聊天,逛街,讲故事,唱儿歌,玩游戏。他问我各种奇离古怪的问题,包括“是我先到我们家,还是爸爸先来”,还有“你老唱‘人生难得一只鸡(知己),’可我为什么觉得要想有一只鸡很容易呢?”……我总是乐不可支地认真回答他的每一次提问。而我问他的永远是同样的问题:你最喜欢谁?他不厌其烦的回答也总是千篇一律:最喜欢妈妈。

    但有一天他照例摇摇晃晃地把赶着去业余大学上课的我送到楼梯口时,终于忍无可忍地下了结论:你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为什么?我明知故问。

   “别人的妈妈晚上不用上课”。但他很大度地不与我计较,坚持目送我下楼,而且和往常一样,在看不见我之后,拼尽吃奶的力气拖长声调大叫:“妈妈早点回来!”跨上自行车的那一刻我流了泪……

    一年之后,我当了记者,经常要出差,有时一去就是半个多月。这时,儿子却成了我最坚强的后盾。他用铅笔歪歪斜斜地给我写信:“奶奶很好,爸爸很好,花儿鱼儿都长得很好,你就放心工作吧!”我忍俊不禁,心想儿子什么都说到了,偏就漏了他自己。

    一眨眼又过了十年,16岁的儿子上高二了。他跟我说他有了第一次遗精,我突然发现他浓眉大眼的国字脸上依稀可见络腮胡的雏形。就在那不久后的一天晚上,他没有大大咧咧窜到书房嘻嘻哈哈地跟我逗乐,而是神色凝重地把我叫进了他的小房。预感告诉我他有了不成功的初恋。

    果然,儿子说他刚刚和牵过手的同班女生分手。“我们没有吵架,只是觉得不合适,我们都太小了。妈妈,我们上过两次街,拉过手。我一直想跟你说,但一见到你我就想哭……”大滴的泪珠滚出他的眼眶,他等着我的责备。

    我没有责备他,我甚至微微笑了:“我们是朋友,我们是铁哥儿,什么事都可以商量。恋爱是很美好的事情,可惜还没到你做的时候。今后遇到任何难题,任何麻烦,别忘了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哥们——我。”

    三年后,已经是大学二年级学生的儿子在《现代家长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回顾他的初恋:“我后悔当时没在妈妈的怀里痛快地哭一场,因为能在妈妈的怀里哭是幸福的。”

    儿子这么快就长大了,这让我感到有些惶惑。我找出早已封笔的四本《育儿日记》,郑重地交给了他。那里面包含了一位母亲的关爱、期盼与思考,也记录了一个儿子的稚嫩、可爱和成长。

    去年儿子大学毕业,回到家的第二天就看见荧屏上广东经济电视台的招聘主持人启事。“我去报名。”他说。

    “我去找找熟人?或许能帮帮忙。”

    “不,从小到大你都没为我走过后门,这回也免了吧!咱不能让你晚节不保。”他嘻嘻地笑。

    当儿子把填好的聘用合同放到我面前时,我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一定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淡淡的说:“你不是说一个人最要紧的是靠自己的实力吗?当初你16岁上山下乡到海南岛,不也是一步一步自己走过来的,你总得让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

    从那天开始儿子就像穿上了红舞鞋,不停地转了起来。——新闻部的记者兼主持,要学和要做的事都太多了。“而且,挣钱真不容易呀!”他“惜香怜玉”地看着有十六年记者生涯的我。

    只要儿子不出差,无论多晚回到家,他都会先走进我的房间,跟我聊一会儿天。现在轮到我经常向他提问题了,工作中的烦恼,感情上的困扰,还有关于未来、环保、奥运会、巴以冲突,关于电脑、网吧、新新人类、珍珠奶茶,都在我们的探讨范围之内。

    虽说住在一起,跟儿子相聚的日子却少得可怜,节假日更是他忙的时候。这时我常常禁不住想儿子,奇怪的是,想得最多的总是他说过的三句话——

    一次是儿子十二岁时,每天功课做到一半他就过来书房“放松”一下,很随便地往我腿上一坐说这说那。有一天我惊觉他的重量,便问:以后妈妈老了抱不动你了怎么办?他想都不想就答:那我背你。

    第二句话是儿子读初中时讲的。那天忘了在说什么,我开玩笑道:以后你娶了媳妇对我不好怎么办?他斩钉截铁地说:我把她从八楼丢下去!

    还有一次是两年前。湖南电视台来广州拍我的一个小专题片,编导请我儿子用一句话说说我这个当娘的,他对着镜头胸有成竹道:一句话很难说清楚我的妈妈,但我最想说的是,下辈子我还当她的儿子。

    儿子长这么大,我竟然最记得的是如此三句话,可见是个地道的俗人。但能和儿子是老友,是铁哥儿,我知足。

    前几天看新出的《读者》,说到上海一个大调查显示,现代母亲的标准是:懂一点电脑,化一点淡妆,少一点说教,多给点空间,有气质,爱学习,像个朋友一样。我对照检查自认合格,再交儿子复审,他正色道:你也就是基本达标吧,离达标、超标还大有距离呢!

    我立马不敢翘尾巴了。看来是“革命尚未成功,母亲仍须努力”呀!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